信じる者になる




[神學校][ロバートXジョシュア]答え(1 end) byウエー :: 2011/05/11(Wed)

哇~~~~~我不是御醫!!!!(炸)

大家晚安~我是新面孔(笑)正確來說,是被某人不小心的拖下了神學校的大坑的可憐人....(淚目)

嘛~反正跳都跳了~也沒差這一兩步了(炸)

大家可以叫我薇就是了~~以後有機會的話應該也會出現在這裡。

就如題所看到的~

這篇是某薇在跑完《神學校》之後的無限怨念(不是)。

配對就是不小心戳到我第一個淚點的ロブ跟ジョッシュ。

總之話先不多說~請大家往下看囉~~



↓以下正文↓







女と寝るように男と寝る者は、ふたりとも憎むべき事をしたので、必ず殺され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。その血は彼らに帰するであろう。 ─レビ記

人若與男人苟合、像與女人一樣、他們二人行了可憎的事、總要把他們治死、罪要歸到他們身上。 ─利未記




※ ※ ※



他們一開始,便知道總有一天,一定會面臨這樣的結果。就像是聖經上所說的一字一句,他們終將被處以死刑。



但,若僅是死刑也好。

至少,可以一起。

幸運一點,可以在最後一刻還看得見彼此。

對他們來說,那會是神多大的恩賜。



「……」

ロバート坐在自己房裡的窗前,靜靜的遙望。從父母把他接回來之後,他就一直被關在這間房裡。跟他對望的,只有牆上的神,壇上的聖經。



『好好跟神反省你犯的錯!』父親指著自己怒吼,一張臉氣得漲紅。

『喔……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……嗚……』母親則是一昧的哭泣。



他只是靜默。

靜默的承受責打、怒罵、眼淚、囚禁。



他不認一切的罪。也不否認一切的指控。

因為,他的確做了。他的確愛了。做了被聖經指控為罪的事,愛了被神認為是苟合的同性。



但,他不覺得,那是”罪”。



神愛世人。也曾說過希望人人愛人人。那他想問,他真的愛,又有何錯?

萬能的天主,全能的神,他不過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人,甚至是底下的仔羊,他只是愛,這是罪嗎?

這樣關在房裡幾個日夜,ロバート就反覆的詰問著那總是高高在上望著他們,看照著他們的神。

但理所當然的,他不會得到任何答案。就像神其實從來不會為人解惑,只是人們努力的從聖書裡的一字一句去找出答案。



『什麼神,根本不存在!』

マイケル在課堂上怒吼的聲音在耳邊響起。他,好像可以理解了。

但ロバート仍是在十字架前低頭垂目,唯一的請求。如果真要降罰,請罰他一個人就好。



ジョッシュ什麼錯都沒有。

為了ジョッシュ,他想相信神。



※ ※ ※



他早就知道了。總有一天,罰責必降於他們之身。無論他們躲到何處,無論他們的情感多麼隱密,總會被發現的。



在神的面前,每個人,每頭仔羊,全都一絲不縷。

更何況,他們是在如此接近神的足下,做如此汙穢的事,行如此不堪的愛。



『神啊……請饒恕……』ジョシュア跪在不知名的一間小小教會裡,再虔誠不過的祈禱著。



回到家鄉之後,他與家人搬離了原本的住處。在神學校裡發生的所有事情,包括他退學的原因,不知道為什麼傳了開來。他們被教會驅逐,他被以異樣眼光看待,於是最後他們只能離開。



「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」一次又一次的道歉,ジョシュア只能低垂著頭。 他再也不敢,仰望整片的藍天。甚至將臉抬起來面對主。



ジョシュア在新住所附近找了一間皮革工廠工作,在磨皮革的時候,他很常連手一起磨了下去。迅速的,那曾細細翻閱著各式典籍的指尖變得粗糙不堪。他再也沒有那多餘的清水去洗淨自己的身體,甚至夜晚連盞煤燈都是奢求。



「神啊……請饒恕……」但每晚睡前,ジョシュア還是會洗淨雙手,虔誠的,虔誠的,祈求。



ジョシュア之後很怕睡著,因為他會作夢。夢到學校裡的那片草地多麼寬闊。夢到那些朋友。夢到他翻著他最喜歡的書。夢到……



『ジョッシュ!』

會這麼叫他的那個人。



「ロブ……!」驚醒,溼冷的空間裡只有他一個人。

「……」大口的喘氣,ジョシュア擦掉額間的冷汗,無論他再怎麼閉緊雙眼,那晚的畫面就是會出現在自己眼前,那樣栩栩如生。



在石廊上,他跟他拼命的逃,拐彎,再拐彎,月色透著冷然射進廊內,彷彿要把他們能躲藏的地方全都消去一般。

然後,不知道是誰先鬆開手。

原本緊緊交握在一起的雙手,僅在一瞬間鬆開,就再也牽不回了。



『ジョッシュ!』

曾被強力扯著的右手又開始微顫。



是自己啊。

是自己。

自己,先鬆開了手。



「對不起……」環抱雙膝,將自己縮得小小的,ジョシュア希望沒有人看見,連神都不要看見,這樣的自己。

褲管很快的,被溫熱的液體濡濕,在一點光亮都沒有的夜裡,只有夜梟陪伴著他。



「神啊……請饒恕……饒恕ロバート・キャラハン……一切,所有的一切都是我……」

ロブ不該一起被懲罰。

一切,都是他的錯。



※ ※ ※



ロバート在被放出來之後,馬上被父母送去其他的國家繼續未完的神學。他不知道父母花了多少錢才把他這樣一個”有罪”的人再一次送進了神學校,他只知道,父母這麼做無疑是為了要斷絕他跟ジョシュア的一切連繫。



一年,兩年,三年……他一邊順從著家人的意願繼續讀著聖經,讚揚天主;一邊卻不斷的想盡各種辦法想要找到ジョシュア。



他其實曾想過,如果時間一長,他自己就可以忘記所有的一切。就像後來被父母找來開導他的神父對他說的一樣。那不過是一種迷失,是萬能的主降與的誘惑。那種情感全都是虛假的,唯有對天主的愛才是所有。 他其實很想這麼相信。



『ロブ。』

每當他獨處的時候,他總會聽到好像ジョシュア在叫他。



在他朗誦聖經時,在他進行彌撒時,他聽不見神在告訴他什麼。他只聽得見ジョシュア曾跟他說過的每一言每一語。

他何其珍重的,把那些言語放在心底。



於是,他知道他無法相信。無法相信。



最後,他從神學校畢業,並久違的踏上了家鄉的土地。

「下錯站了嗎……」ロバート提著行李無奈的往大街上走。多年沒回來,以前熟悉的巴士路線也都改了。

以前常跟ジョシュア一起搭的巴士,一起看的電影,一起逛的書店…… 走在街上,所有的回憶便一湧而出。好像這幾年都是假的。再等一下,ジョシュア就會從書店走出來一樣……

「……」仰望天空,ロバート將滑落的背包重新拉好,沉默的繼續往前走。即使是夢也好,幻覺也罷,如果能夠遇見ジョッシュ……



「願神永與你同在。」 在街道的某端,不知道從哪傳來這麼一句話。



那聲音,一瞬間讓ロバート想起了在曾經的過往,在他受傷的時候有個人幫他包紮過後也是說了這麼一句:「願神永與你同在。」那個人是……



「ジョッシュ!!」ロバート激動的大喊,慌張的四處尋找,想在人來人往中找到他找了那麼多年的身影。

「ジョッシュ!」站在路中央不顧路旁的人圍觀,ロバート只想要找到那個人而已。

「ジョッシューーー!!」他突然看見路尾有人影閃進一旁的巷子裡,想也不想馬上就往前追。



腳步聲在整個空巷裡不斷的迴盪,就像是那晚一樣。



「ジョッシュ!」

「ジョッシュ!」

「ジョッシュ!」

拐彎,再拐彎,依舊沒有任何人影。 最後,在巷尾壓著側腹彎下腰大口喘氣,一瞬間,從分開之後再也沒流過的眼淚湧上眼眶。

「唔……」睜大眼睛,ロバート努力不讓眼淚掉出。咬緊牙關,他不讓任何示弱的聲音從口裡洩出。

「ジョッシュ……」



只是,給他一分鐘就好。一秒鐘也好。

如果真的有神的話……



※ ※ ※



ロバート離去的暗巷,過了許久,一個穿著氾黃衣物的青年推開門,他用佈滿粗繭與細傷的手抹去不斷滑落的眼淚。

「……」蹲坐在台階上,他死命的壓抑住將要脫口而出的嚎哭。



都那麼多年了……都那麼多年了…… 他從沒想過,這輩子會再見到。

當初他們誰都不願意犧牲誰,選擇了一同離開神學校,選擇了永不相見。

連離去,都是一前一後。 這才是,正確的……

神所指示的道路,不是嗎?



『ジョッシュ!』

一聲又一聲竭盡氣力的嘶吼。 在巷尾彎著腰握緊雙拳顫抖著的身影。



「為什麼還要出現……ロブ……!」

他真的,很累。好累。



背神、

背德、

背人。



最重要的是,他不想再讓ロバート往下墮落了。



※ ※ ※



人的一生,有許多情感僅會隨著時光的流逝而日亦聚增。



※ ※ ※



十年,一晃眼就好像十日過去。ロバート最後仍是成了神父,他放棄在就近的教會工作的機會,選擇跟著傳教士們走遍整個國家。



「ロバート神父,您為什麼要跟著我們呢?」年紀尚輕的傳教士不懂,捨棄安定選擇流浪的意義是什麼。

「嗯……在找一個答案吧。」咬著乾硬的麵包,ロバート想了想,這麼回答了。

「答案?神不能解答嗎?」

「……」笑著拍了拍傳教士的肩膀,ロバート沒有回答。又或許該說,他失去了答案。



人世上,有太多太多的事情,神沒辦法給一個答案。

就像約伯問神為什麼他的一切都要被奪走;

就像窮人問神為什麼他們如此窮困;

就像將死之人問神為什麼他們不能繼續活下去;

就像他問神,為什麼同性不能相愛……



於是,他找,他想,一個答案。

想透了,得到了,接下來是等待。

他等,等著告訴ジョッシュ。

每到一個地方,他便拿著從ラザラス神父那得到的入學時唯一的合照到處去問。 他走入每一個角落,走到每一條巷尾,走進陽光照耀的大道,走向上帝忘了眷顧的地區。他相信,ジョシュア一定在某處。也跟他一樣,在等答案,在等他。



「神父,今天最後一個行程決定了嗎?」

傳教士的發問聲拉回了發愣的ロバート。

「啊,那……」拿出已經破損不堪的地圖,上面一個又一個的地方畫了叉,僅僅剩下幾區還是空白。他先確定了自身的位置之後,然後才決定他們要去哪裡。

「這裡附近還沒去過吧。」

「嗯嗯。」

「那我們就走吧。」背起背包,ロバート再一次隱藏起他所有的信與不信,回到了該有的身份。



跟著地圖,他們一走近那個地區就聞到了重重的皮革味,味道甚至濃重到令人感到不適的地步。

「皮革工廠嗎……」看著經過身邊的每一個人,ロバート明白這裡又是一個低階層的生活區。



這個國家很現實,現實到宛如兩個世界。天堂,地獄。或許已經可以這麼稱呼了吧。富人極盡奢華,窮人極其貧困。但遠遠的,在地獄的人總是多過於在天堂的人。看著這樣的場景一個又一個,他們能做的也只是祈禱神總有一天終將眷顧。



「ロバート神父,那我們先去拜訪這裡的教會吧。」

「嗯。」



「神父神父。」 突然的,一個小女孩不知道從哪裡出現,拉住ロバート的衣擺。

「嗯?」蹲下身,ロバート完全不在乎小女孩沾滿油污的臉頰與四肢,慈愛的摸了摸她的頭。



「神父……?」傳教士發現ロバート沒有跟上,於是停下了腳步詢問。

「啊,你們先去沒關係。」

「好。」



看著傳教士們走遠,ロバート又將視線拉回小女孩身上。



「神是不是住在很遠很遠的地方?」

「嗯……有點遠吧。不過祂每天都還是會來看我們喔。」

「是派天使來看的嗎?」

「嗯。那種擁有白色翅膀的天使,每天都會經過我們身邊,然後把我們的一切帶回去告訴神啊。」

「那……神一定需要很多天使吧?」

「怎麼這麼問呢?」

「因為……因為……」拉著裙擺,小女孩小小聲的繼續說:「媽媽也被神找去當天使了……」

「……是嗎……」嘆了一口氣,ロバート只是微笑的用手梳整小女孩的髮。

「嗯!所以啊,神父可以請你跟神說,請祂派我媽媽來這裡嗎?潔希會做很好很乖的孩子!這樣就可以看見天使看見媽媽了!」抬頭,小女孩笑的很甜。但眼眶還是腫的,像是哭了幾天幾夜那般。

「如果下次我遇到的話,我會幫妳說的。説這裡有一個很乖的小女孩叫潔希,可不可以請她當天使的媽媽回來看她。」

「果然,ジョシュア哥哥沒有騙我呢!神果然會答應的!」

「ジョシュア……?」ロバート整個愣住。

「神父……您怎麼了?身體不舒服嗎?」

「妳說的ジョシュア哥哥是……」

「在那個工廠裡面工作的人喔!」潔希往後指,指向在整條大街尾端的工廠。

「是ジョシュア・クリフォード嗎?」是嗎?是嗎?!

「不知道耶……」搖了搖頭,小女孩忘了其他人平常怎麼叫他的。

「可以……帶我去找他嗎?」

「為什麼?」

「因為……他或許是我找了很久的朋友……」久到或許一見面就會哭泣的朋友……



牽著小女孩進了工廠,皮革的味道與熱氣就撲鼻而來。他突然有點無法想像,那個總是窩在圖書館,帶著一抹笑的ジョッシュ會在這裡。



熱氣蒸騰的空間,白霧瀰漫。所有人都像工廠一部份的機器,重覆著一樣的動作。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。

「喂!クリフォード!」工頭的大吼聲貫穿整間工廠,一個在最內處進行皮革磨制的人抬起頭馬上就被揍了一拳。

「你磨的皮是怎樣?!能賣嗎?不是說要再薄一點?!」工頭又向倒在地上的人踹了幾腳。

「對不起……對不起……」把整個身體縮得小小的,被打的青年也只能不斷的道歉。



「住手!!」衝上前,ロバート再也不管那些鬼戒律什麼的,直接一把就推開工頭。

「ロ……!」倒在地上的青年一抬頭看見了熟悉的臉,除了驚訝還是驚訝。

「神父……?!怎麼會有神父在這裡?!」

「ジョッシュ!」不理會工頭在後頭叫囂,ロバート馬上伸手扶起ジョシュア。

「……放開我……」但顫抖的雙手無力推開。再也無力推開。

「……跟我來。」

「你要帶我員工去哪?!」

「……這些錢夠他一天工資了。」把所有錢都掏出來交給工頭,ロバート不容許拒絕的把ジョシュア帶離開了烏煙瘴氣的工廠。



他們一路沉默的行走,路上不少人的路光都直接的投射向他們。一個神父跟一個工人,兩個男人,怎麼想都不應該這樣牽在一起。



「ロ……」住口,然後改口:「神父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「我們這樣很難看……」他只會髒了他的手而已。

「……」無視掉身後人的所有言語,ロバート只是一眛的離開人潮。 最後,他們走到了郊外。在一片草原中,ロバート才停下腳步。



「ジョッシュ……」一轉過身,ロバート馬上用力的抱緊了眼前的人。比在校裡擁抱的還要瘦弱的身體,取代肥皂香氣的皮革味,一切的一切都很糟糕,但全都無所謂了。因為他擁抱的是ジョシュア,是ジョシュア・クリフォード,是他找了十年的人。

「我、我們不能這樣……!」現在是大白天,這裡或許有人會經過,就算沒有人經過,神……對,神會看見的!ジョシュア開始拼命的掙扎,想要掙脫強硬的懷抱。

「吶,ジョッシュ,我找到答案了。」他花了十年的答案。

「欸……?」ジョシュア停下了動作。

「一樣都是愛,為什麼神不能允許我們。一樣都是愛,為什麼我們就不能在一起。為什麼你當年要鬆手,為什麼我當年不要多堅持一點。ジョッシュ。」

「……」是啊,為什麼?為什麼他想了十年還想不透。

「ラザラス神父……不對,是ラザラス校長他說了。他說,我們的感情沒有錯。重要的是,我們自己能不能幸福。聖經裡說的一切並不完全就是一切真理,一些事情應該要遵循現代而改。你能相信嗎?那個ラザラス神父。」他自己也不敢相信。當有一天ラザラス神父寫了信要他去找他。他久違的踏進校園,所有當年的人事物全都改了。オーガスト神父、マイケル、セシル、ジャック、ベン……留下的只有成為校長的ラザラス神父。那天,他跟他坐在湖邊,談了很多很多。當然,也談到了當年的離校。



那天,他被救贖了。

從那之後,他更光明正大的愛著他心底的那個人。

比起世間萬惡,他們的愛何惡之有。



「ラザラス……神父。」ジョシュア想起那個總是保護著他們的神父。連當初他都曾為他們求情。如果,那時的校長是他,會不會一切就有所改變了呢?



「累了吧?」

「……」

「沒關係,我也很累。」追了十年,真的,疲累了。

「ロブ……」



「所以,一起停下來休息吧。」



不想走了,就停下來吧。

不想站了,就坐下來吧。

不想坐了,就躺下來吧。



「真的……沒關係了嗎?」



牽手,也可以了嗎?

擁抱,也可以了嗎?



愛,也可以了嗎?



「我是神父喔,我代主,赦免我們的罪。」

神啊,偶爾,請你也看漏這裡吧。



「ロブ真是的……」ジョシュア才發現,這是十年來他第一個笑容。



「特權嘛……」



※ ※ ※



後來的後來。北部的一個小鄉下,原本的神父蒙主寵召之後,來了一個新的神父,與神父的家人入住。



終其一生,神父都為了那個小小的鄉鎮盡心盡力,與他的家人一起……



END...



= = = = = = = =





終於等到了(??)的後記:



該怎麼說,得先說,這一次又華麗的爆了字數……(默)。本來打算三千的,結果竟然接近六千……嘛,人生嘛,主角自己跑的寫手也很無奈(不是)。這一次,是第二次為了遊戲裡的角色寫文了(第一次是為了拉麵裡的魔王爸爸組)。總覺得我好像似乎都比較容易被配角打到!?不過我想比較大的原因是,配角往往都讓人感到無限的遺憾吧……



這次的《神學校》,意外的讓我很沉迷。一開始說真的看到畫風有點……但一開下去玩之後,就會發現這畫風根本就是對的!!!反而會讓人覺得很美!總之呢,就是出乎意料?不過這一部真的很不適合淚腺不緊的人= =+我一整個崩到一個極致……第一次讓我崩的,只能說就獻給了歡樂的配角ロバート跟ジョシュア了(遠目)。對於原作真的是怨念再怨念,對於他們被抓到,然後被分開。我完全不能接受!!!!!(準備要寫血書的女人)最後真的受不了,就提筆把後面補完了。 我知道應該是寫的不是很好……畢竟是在一個很混亂的情緒下所寫的文字,就請原諒作者吧(汗)。我私心的給了他們好結局……(同人文再不好結局就真的要自殺了)希望大家能夠被圓滿就是(跪)。



一切啊……真的寫到後來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。那麼,就這樣吧(笑)。畢竟太多太多的情緒了,在這一部神學校裡。畢竟以一個前教徒的身份在寫這種東西,我想之前曾與我相處過的神父都要哭了吧(喂)。反正我都不會上天堂了~(攤手)多詰問神幾句也沒差吧!(挺胸)



反正我還有你們陪我囉~~~(抓腳尾←???)



那麼就這樣~

以上!BY 薇 2011/05/10
  1. 癿創作
  2. | trackback:0
  3. | 本文:0
<<カレコエ~同棲中のカレ~ CV小野大輔 | top | ヤンデレ天国(ヘブン) 系列心得>>


comment

comment


只對管理員顯示

引用

引用 URL
http://yuikagamine.blog.fc2.com/tb.php/3-4156e937
引用此文章(FC2部落格用戶)